橘生淮北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西式私设#
#初遇#

当西边的一轮弯月没入地平线下,东方开始破晓,红日升起,金线铺洒大地,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射入郁郁树林,透过青翠的树叶,投下点点光斑,唤醒了沉睡的生灵,百灵鸟第一个迎光歌唱,清灵的声音响彻云霄。

在侍女的服侍下穿戴整齐,走到墙角,对着落地玻璃镜整理好领结,拉平衣角,满意的点点头,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身边的侍女轻轻咳嗽一下,赶忙收敛笑意,唇边弧度慢慢下降,直至恰到好处。

“少爷,大人正在主厅等您。”

“我知道了。”

踏步走下楼梯,脑中不断的思考该注意的礼节和言辞,今天会将是一个特别的一天,今天是随父亲面见君主的日子。

马车夫扬起的皮鞭落下,高壮的马匹嘶叫一声,伸出蹄子,带动车轮慢慢向前滚动。

马车停在宏伟宫殿外面,衣着一丝不苟的侍卫带领着穿过阔丽的花园。

从小被教导的礼仪之一就是不能四处张望,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忽然心有所动,抬头看向花园深处,白木栏杆里面,有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少年站在那里,被盛开的红色玫瑰簇拥,漂亮的不堪惊扰。

等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落在后面,赶紧加快跟上,再回头看时,那个人已经不在了。遗憾的小声的叹口气,本来还想认识一下的。

侍卫推开厚重气派的大门,宫殿的正廊绵延至遥远的尽头,目及所见皆是璀目眩烂的珐琅彩绘窗棂和栩栩如生的石英浮雕。踩上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面,几步开外有根高大的柱子,接着又一根,再接着又是一根,一共竖着七根大柱,支撑着双拱屋顶落在横向正中的拱底石。大厅四周一扇扇尖形长 窗,尽是光怪陆离的彩色玻璃,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这位就是男爵——你的儿子?”

“是的,尊敬的陛下。”

一直遵从父亲的指意单膝跪地,垂首默语,等到此刻才站起身,向着上位者行骑士礼,一抬头,又看见了他。

换了更为正式的礼服,端坐在国王的右下方,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不像在花园时浅带笑意,黑曜石一般的墨色眼瞳直直的看向自己,一瞬间的心悸。

抽出佩剑放在正前方的地面,发出清脆的碰撞,朗声缓缓吟咏出骑士宣言:
我的剑放在这里。我将牢记谦卑,怜悯,公正,荣誉,牺牲,英勇,灵性,诚实的美德。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在公平之神的脚下。我的血将伴随着荣誉洒在战场上。我的剑放在这里,神祝福它永远锋利。除非它的主人低头,它将永不折断。

TBC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