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北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喻黄】何时回来[一发完]

#以黄少为第一视角

#逻辑君阵亡冰雨下

#结局不明所以

#以上

01
日光从主人未有拉好的窗帘缝隙里溜进来,调皮的迈开步子在不大的卧室内漫游。

突然一阵铃声不要命的叫起来,引起床上人的不满,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啪”的按掉。

“唔……”黄少天挺不乐意的睁开眼,微微刺目的阳光让他有些不适,但是靠着强大不屈的精神力,也是能慢腾腾的从侧卧变成仰躺的。

感觉和平时有些不同。

刚睡醒的脑子总是比平时慢一拍,闭着眼迷迷糊糊的想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帅气的剑圣一个,熟悉的家具,温暖的被子,讨厌的阳光,闹心的闹铃……闹铃……闹铃?!

想到这,床上的人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因为用力过猛,被一个不明物体刺中了眼睛。

这个时候黄少才反应过来缺了什么。

队长啊!以前都是温柔的队长特别有耐心的一遍一遍叫自己起床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黄少天转头看看床头柜的闹钟,一只可爱的青蛙造型,那时队长还说过它和自己很像,呱呱的不停。

哪里像了,明明我比他帅气很多吧队长,队长你的眼睛不行呦,不行,我要换个闹钟,既然队长夸了它就说明你喜欢是不是,好吧,看在队长这么喜欢咱俩又谁跟谁,那这个就送给你好了,不要太感动啊balabala…………

从那以后,黄少天就再没有用过闹钟了。

02
有些感慨的拿过青蛙闹钟,反复的摆弄,透明的镜面反射出自己一张英俊不凡的脸。

“哎?这是什么?”

黄少天摘掉贴在脑门上的蓝色便利贴,算是知道刚刚刺到眼睛的是什么了。

少天我先走了,早餐在桌子上,记得吃,不要把牛奶倒在水池里,听话。
                                喻文州

“什么嘛,先走了可以说一声啊,有什么急事吗,这么早就走了”认认真真把30个字来回看了几遍,这才折叠对好,在床上滚了半圈,探出半个身子,拉开抽屉把放进去,不大的空间里放着的都是大小相同的蓝色方块。

队长不在,懒床也没什么意义了。黄少一骨碌爬下床,简单的洗漱一番,效率不知道比平时高出多少。

然后坐到餐桌边,对着玻璃杯乳白色液体摆出一副深仇大怨的表情,想象了要是平时,队长肯定会坐在自己对面,笑着看他一脸不情不愿的喝掉牛奶,然后夸一句少天真棒。

可是,今天没有那句夸奖了。黄少天拿起玻璃杯眼睛一闭,一饮而尽。

抓上搭在椅背上的蓝雨队服,打开门走出房间。三月的阳光一扫初春时的乍暖还寒,暖洋洋的照在身上,感觉心情都变好了很多。

是个很别人PK的好季节。

03
哼着小曲,步伐轻快的走去俱乐部,一边推开门,一边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心想是不是自己来的早了,抬起手腕看了一眼队长送的手表,七点半,不早了啊。

正想着,一声刻意压低但难掩惊讶的惊呼传来“什么?队长要转会?!”

“嘘,你小声点,被别人听到怎么办。”

“好好好,你继续说。我说今天怎么没看到队长。”

“笨蛋,不是转会,是要去国外深造,不过会不会待在那里不回来就不清楚了,队长的能力可是众所周知的。”

“啊,那不还是转会吗?今天就走了?”

“是啊,一去好几个月呢,哎,说起来黄少还不知道这事,到时候别说漏嘴了。”

“…………”

“喂,说话啊,怎么哑巴了。”

站在对面的队友表情很奇怪,一脸不忍直视,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他身后。

“黄黄黄……黄少?!”

黄少天面无表情看着他,罕见的一字一顿的逼问“说清楚,队长哪去了。”

难怪没有喊他起床

难怪早餐都是凉的

难怪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混蛋队长!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只瞒住我一个人!难道我会把你捆起来不让你去吗!

脑中嗡嗡一片,旁边的人在说什么根本听不清,只是一遍一遍的回响那句:队长很可能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真的……不回来了吗?心里顿顿疼,像是被什么人捏着心脏反复蹂躏。刚准备开口问一下队长是去的哪里,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来不及跟人说一声,捂住嘴转身拔腿就跑。

那个拼命解释的人看着远去的背影,显然被打的措手不及,愣愣的回头问身后的队友:“黄少这是?”

身后的那个明显要比这个情商高一些,知道黄少天是往厕所的方向跑去,幽幽的叹口气:“找个地方哭去了吧,行了,我们也别八卦了,赶紧训练吧。”

04
这感觉不好受。黄少天扒在洗手池上,不停的干呕。明明都把早餐全部吐出来,还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上不去咽不下。

冰冷的水拍在脸上,沾湿额前碎发,顺着红通通的眼眶,一点一点的滑过脸颊,滴在紧攥的手指上。

这是连道别都不给一个吗?至少,让我去送送机啊,我又不是起不来啊,队长。

想着想着,觉得鼻子酸酸的,一吸气,又有什么落下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温和的男声打断了发呆的自己“少天你在哪里?有人发来短消息,请注意查看。”

少天起床了吗?今天也要努力啊,加油。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看到从手机屏幕里透露出的熟悉语气,委屈的撇撇嘴,抽出一张干净的纸擦擦脸,然后手指快去按动几下。

知道了,队长也要早点回来,记得带点国外的零食啊,我都没吃过的。

提示消息已发送,这才整理开始自己,看着镜子里明显哭过的样子,不免在心里唾弃一下自己。队长只是出差考察了,又不是生死离别,哭什么哭,不就没和你说一声吗?还不是怕你担心瞎想,听几句别人的谣传就吓得哭哭啼啼,一点也不想个男子汉,我鄙视你啊,好了,队长说了要继续努力,赶紧的,去训练。

可能是来的真的比较早吧,折腾了好大一会功夫,俱乐部的人可算来了一大群人,只不过全都围在大厅的显示屏干什么。

今日上午5:24分,一架波音737在g市起飞,于8:32分在太平洋上空遭遇不明气流坠机……

黄少天,你到底把我的账号卡放在哪里了

【填词】
【原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昨天晚上 我走在去兴欣的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帐号卡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没有接
  你回话了 (喂?老叶)
  叫我等等 (我跟队长吃白斩鸡呢)
  你办完事就回家 (回来和你pk)
  可是黄少天 你这个混蛋
  你跟着心脏喻 去了食堂
  你到底把我帐号卡放在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帐号卡放在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帐号卡放在哪里了
  床单找了 沙发找了
  连厨房秋葵 我也切开看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今晚和蓝溪阁抢boss
     心脏喻的白斩鸡就那么好吃吗
  心脏喻的白斩鸡就那么好吃吗
  心脏喻的白斩鸡就那么好吃吗
  推开店门 坐在前台
  望着游戏    无法登录
  我已经闲得发慌
  大剑圣你在哪里
  sancta maria sancta maria
  让荣耀教科书更新虐渣渣们吧
  帐号卡啊帐号卡 你快快出现
  大不了我换个小号继续荣耀
  大不了我换个小号继续荣耀
  大不了我换个小号继续荣耀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多号 一下开八个
  你就乖乖待在食堂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多号 一下开八个
  哥是职业的

#索夜##西式私设##骑士道#

“父亲,您找我?”抬手轻敲镂空刻花木门,发出几声沉闷声响,引起房内人注意。

房间里的人背对着门口站着,正抬头看一副画,从天花板垂下的一盏琉璃灯流转着淡淡的光晕,映衬用金花点缀的深红色织锦,华辉贵重。

“嗯,你过来。”

顺从的走过去,停在黑漆写字台前,双脚并拢,站姿笔直。

“不用那么紧张,过来坐。”

“是。”见父亲没有流露异常,放心的跟从步伐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柔软的触感令身体一陷,不由自主的放轻松。

“夜雨,什么是骑士道?”

突然的发问令自己一愣,不由自主的回答道:“用手中的剑去维护正义公正。”

感觉父亲似乎笑了一下,然后一个厚实的手掌覆在了发顶上,温暖的热度一阵阵传来,颇有些受宠若惊,以为自己回答的很好,被父亲认可了。

“夜雨还是太小了啊,仅仅是这样,还不够。”

“可是……”不甘心被父亲否认,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却被一连串的发问止住嘴。

“为谁执剑?为何拔剑?夜雨,所谓公平正义不会是你一人所能决定的,而骑士也不仅仅是为了维护。”

“那是什么?”

“是守护。”

第一次听到父亲谈起骑士的精神,虽然欣喜,但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不解的反问:“我不明白,父亲,维护和守护之间有什么不同吗?”

“维护一项制度或一条法规,你的武力就足够了,而守护,需要用心。”

用……心吗?不由自主伸出右手按在左胸上,隔着丝滑的衣料,强而有力的心跳一声一声的传来,像是警钟长鸣,时刻提醒自己。原来一直行的骑士礼,是这个意思吗?

“夜雨,我希望有一天你能为真正值得人拔出你的剑,以骑士的姿态,守护在他身前。”

——————

看着眼前的人,面部线条精致而温和,含笑的眼眸望着你,似乎能看进人的心底,所思所想一览无余。

轻轻的笑出声,不自觉的想到了那天晚上和父亲探讨的骑士精神。

真正值得的人……吗?

感觉人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存在,扣紧衣袖口,从树荫下走到阳光中,一步一步朝着沐浴金光的王子殿下走近,白色衣巾角闪过一道明晃晃的亮光,一瞬间愣了神,那是,蓝雨的国徽……

站定,低头,单膝跪下,伸出右手,掌心向内按在左胸,做出最为标准的骑士礼。

“日安,索克萨尔殿下。”

如果是这个人,我愿意奉上我的全部忠诚以换取他的信任,成为他手中的利刃,斩断来敌。

如果是这个人,我愿意献出我的一切荣誉以得到他的支持,作为他身前的骑士,守护家园。

如果是这个人……

抬起头,缓缓展露出一个温情柔和的笑容。

只是这个人。

TBC

#西式私设#
#初遇#

当西边的一轮弯月没入地平线下,东方开始破晓,红日升起,金线铺洒大地,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射入郁郁树林,透过青翠的树叶,投下点点光斑,唤醒了沉睡的生灵,百灵鸟第一个迎光歌唱,清灵的声音响彻云霄。

在侍女的服侍下穿戴整齐,走到墙角,对着落地玻璃镜整理好领结,拉平衣角,满意的点点头,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身边的侍女轻轻咳嗽一下,赶忙收敛笑意,唇边弧度慢慢下降,直至恰到好处。

“少爷,大人正在主厅等您。”

“我知道了。”

踏步走下楼梯,脑中不断的思考该注意的礼节和言辞,今天会将是一个特别的一天,今天是随父亲面见君主的日子。

马车夫扬起的皮鞭落下,高壮的马匹嘶叫一声,伸出蹄子,带动车轮慢慢向前滚动。

马车停在宏伟宫殿外面,衣着一丝不苟的侍卫带领着穿过阔丽的花园。

从小被教导的礼仪之一就是不能四处张望,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忽然心有所动,抬头看向花园深处,白木栏杆里面,有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少年站在那里,被盛开的红色玫瑰簇拥,漂亮的不堪惊扰。

等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落在后面,赶紧加快跟上,再回头看时,那个人已经不在了。遗憾的小声的叹口气,本来还想认识一下的。

侍卫推开厚重气派的大门,宫殿的正廊绵延至遥远的尽头,目及所见皆是璀目眩烂的珐琅彩绘窗棂和栩栩如生的石英浮雕。踩上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面,几步开外有根高大的柱子,接着又一根,再接着又是一根,一共竖着七根大柱,支撑着双拱屋顶落在横向正中的拱底石。大厅四周一扇扇尖形长 窗,尽是光怪陆离的彩色玻璃,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这位就是男爵——你的儿子?”

“是的,尊敬的陛下。”

一直遵从父亲的指意单膝跪地,垂首默语,等到此刻才站起身,向着上位者行骑士礼,一抬头,又看见了他。

换了更为正式的礼服,端坐在国王的右下方,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不像在花园时浅带笑意,黑曜石一般的墨色眼瞳直直的看向自己,一瞬间的心悸。

抽出佩剑放在正前方的地面,发出清脆的碰撞,朗声缓缓吟咏出骑士宣言:
我的剑放在这里。我将牢记谦卑,怜悯,公正,荣誉,牺牲,英勇,灵性,诚实的美德。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在公平之神的脚下。我的血将伴随着荣誉洒在战场上。我的剑放在这里,神祝福它永远锋利。除非它的主人低头,它将永不折断。

TBC

【半道英雄】
歌词

等这雪下到够长 低回尘埃埋下火种

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让这首唱到够长 哪怕除我无人听懂

听一寸心脏震响苍穹

几扇门后飘雪比烟灰重

早知结局能否还将这十年押送

谁能如魔术掌控

生命中每番进退吉凶

几段路启程超速人群中

该停步又难割舍下至今苦衷

若学不会何时收场才够上从容

也算是有幸不合时宜到最终

巅峰咫尺可曾好梦成空

当日把酒有几人仍甘苦与共

等故事讲到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胜者从来盖世英雄命中从来尊荣

传说说尽定下结局有恃无恐

多少人如你我曾百年平庸

未得观众将平庸歌颂

岔道回首深思还像懵懂

满盘皆输再问一步何去何从

明天能否挣破软弱自缚的囚笼

一双蝶翅常向九万里路搏动

此生自嘲是情有独钟

十年后再将十年热血汹涌

等这雪下到够长 低回尘埃埋下火种

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让这首唱到够长 哪怕除我无人听懂

听一寸心脏震响苍穹

胜者从来盖世英雄命中从来尊荣

传说说尽定下结局有恃无恐

谁曾听闻可歌可泣的贫穷

浮游一尾将沧海相拥

等故事讲到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胜者从来盖世英雄命中从来尊荣

传说说尽定下结局有恃无恐

仍有无言山河记载你行踪

荣光加冕最渺小英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