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北

颓ing

【恋与制作人/全员向】冬天的取暖方式

突然想到的一个沙雕段子,不考据不深究,给大家看看乐呵乐呵

冬天到了,每个人的取暖方式都不一样↓

李总裁,空调暖气电热毯。

许教授,枸杞老姜养生茶。

周明星,烧烤火锅麻辣烫。

白警官....毕竟是个大冬天都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特警,他不怕冷。

【恋与制作人/全员向】当你说“我饿了”

Ver.李泽言

“饿了?饿了工作效率更高,先把策划做完再吃。”


Ver.许墨

“刚吃过的午饭,现在就饿了吗?是不是午餐不和胃口,正好我也不是很喜欢,我们再挑家喜欢的餐厅。”


Ver.周棋洛

“没错没错,我也饿了,薯片小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吃薯片了,不如我们偷偷溜出去买点吧~”


Ver.白起

“你在哪,我给你送过去”


【恋与制作人/全员向】关于愿望

Ver.李泽言

在一场乱七八糟的生日宴(李大总裁亲评)后,大家结束了闹腾,终于舍得回家去了。

你留下来帮李泽言打扫屋子。

突然很好奇刚刚吹蜡烛时总裁大人许的什么愿望。

你放下手中的活抬头问他。

他漫不经心的瞥了你一眼,一如既往的高贵冷艳。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就不该多嘴》


Ver.许墨

新一轮的采访陷入瓶颈,你有些苦闷的坐在电脑前,看着空白的文档,抓狂的挠挠头。

这时,电话铃响起。

许教授总是能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

“欲望会使人堕落?”电话那头温润的声音略微有些停顿,被磁波放大的清朗声线充满性感的磁性,只是一个低吟就直戳心窝。

“你可以换个思路看看,欲望的起源可以分为本能和思想两个方面,是人类自身的进化和对世界适应的一种进化本能。也正因为人区别于动物,有了思想和逻辑,所以才会有对身外物的判定和取舍,欲望的本质并不坏,而是在于它对应的事物的好坏和想实现的程度以及方式。一个人想要一件东西而得不到,发展到后来就成了欲望,如果继续任它执着则会泛滥且不可控,这时才是你刚刚所提出的观点。所以,为了不使我继续堕落,这个周末可以匀出一天时间给我吗?”

——《......》《教授你这直线球砸的我七荤八素的》


Ver.周棋洛

难得大明星有一天的假期,只见他乔装打扮溜进你家要和你一起玩,你却要先忙工作。

这一忙就是一天,中途你完全忘了家里还有个人,一心沉迷工作,直到夜幕降临你才收手。

舒服的伸个懒腰,你起身去客厅倒杯水,猛然发现一只大型金卷毛绻窝在你家沙发上。

可怜弱小又无助。

你讪讪冲他笑,满脸的讨好。

周棋洛故意板起脸,手臂却暴露了真实想法,揽过你的腰,把你抱在怀里。

“我还以为薯片小姐要一天不理我了。”

你连忙认错,表示一定答应他一个愿望,随便什么都行。

“那~我想吃薯片......小姐~”

——《.......》《洛洛你学坏了!!》


Ver.白起

你在购物愿望清单上添加了许许多多奇怪的东西。

隔天就发现购物车被清空了。

你:?????

一周后收快递收到手抽筋。

下一次你又添加了一堆昂贵的化妆品。

果不其然又被清空了。

这下你明白了是有个小傻子在背后默默为你付出。

你掏出手机一串号码拨过去,开口第一句就是叫他退货退货。

“那些不都是你想要的吗?”白起很疑惑。

你顿时没话说了,随后解释那些都是可有可无的,不要随便乱花钱。

——《......》《白起表示女朋友的心思好难猜》

【恋与制作人/全员向】逛街那点事

Ver. 李泽言


晚上李泽言有个宴会需要出席。

那么女伴的人选,毋容置疑就是你了。

前一天下班后,李泽言拎着想要偷偷溜走的你去定制礼服。

按理说逛街是女人的天性,你也不例外。可是和好友开开心心逛街以及和总裁大人做任务一样的逛街是不同的。

毕竟女人最懂女人,而总裁大人只是一味地这儿遮住,那儿不能漏,保守又陈旧。

你拿着导购员小姐递过来的不知道第多少件小礼服,看出那个小姑娘明显僵了的笑脸,无奈的冲她一笑,安抚她的情绪。

没办法,谁叫总裁大人大如天呢。

——《总裁大人这件真的已经很好看了》《咱们就挑这件吧啊》《要不店里该打烊了啊》



Ver. 许墨


春夏换季之际,气温变得及其不稳定,可能早上还是凉凉的,中午又会变得很热。

怪不得换季最容易感冒。你捧着一杯999,揉搓着鼻子,自个坐在办公桌前诽腹。

突然鼻头一痒,响亮的喷嚏随之接上,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格外的清晰。

“感冒了吗?即使是刚入夏,也要注意保暖啊。”许墨像自带特效的主角一样,出现在楼梯口的前门,温和的关心你,手上还拎着一个衣装袋。

见到他人就足够让你欣喜了,看到他还带了礼物那就更加欢雀了。只是等你打开后,是什么心情就另当别论了。

没关系,许教授只是长期泡在实验室,每天都是白大褂,对女性服装的潮流不太关注。你自我安慰着,然后收起他送你的运动装,壮志豪情的表示待会要逛整整一下午的街,并诚恳邀请许墨一起。

低头收拾东西的你,没有看见许墨的嘴角像狡猾的小狐狸一般得逞的翘起。

——《哇——》《许教授选的每一件都好适合我啊》《眼光真不错》




Ver. 周棋洛


周棋洛新戏开拍了,你去探班时正好看见他在换戏服。

不是光芒耀眼、亲和近人的大明星形象,也不是平常活泼好动、邻家大男孩的形象,而是新的一种嚣张冷漠,睥睨一切的反派形象。

金色的头发染成银白,再画上眼影,效果出奇的好。

你不禁感慨造物主就是偏心,无论是样貌还是天赋,都把最好的给了眼前的这个大男孩。

一天的拍摄结束,周棋洛兴致勃勃的拉着你去附近的商业街。

“薯片小姐我跟你说,有家店特别好吃。”看着周棋洛笑意盎然的跟你说着剧组的趣事,你又想起他刚才在戏里的样子,你想看到他更多的、与众不同的样子。

“棋洛,想跟我去逛逛街吗?”

——《只要是薯片小姐想的我都愿意》《周棋洛先生兴奋的表示自己还没有和心仪的姑娘一起逛过街这是个好机会》《然后这两人就被粉丝围追堵截回去挨了沈远好一顿训》




Ver. 白起


你爬在梳妆台上,百无聊赖的盯着台历本,拿笔在上面勾勾画画。

和白起的约会地点定在哪里好呢。

咖啡厅、游乐场、俱乐部、电影院......这些都去过了啊——你不禁有点沮丧。

想找个出其不意的惊喜怎么这么难。

这时手机提示有短信进来,你点开一看,是商家推送的广告,你撇撇嘴正准备删掉它,突然福至心灵。

对啊,选在商场好了,正好考验一下白起的男友力。你心里嘿嘿笑个不停,有点佩服自己的小机智。

后来,你明白了自己的愚蠢。

白起的男友力还用测试吗?!

你俩从一楼逛到八楼,一家又一家店铺,一个又一个商场,终于,是你先扛不住交白旗投降,而你的男朋友,气定神闲的指出还有一家店没去看。

——《好了好了不用看了》 《为什么?那家店的衣服也很适合你》《再买你就要拿不下了》《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买下来》

【恋与制作人/许墨】点绛唇

与他的相遇是你没有预料到的,如果时光可以回溯,你是否还会再撑起那把油纸伞,邂逅那一场镜花水月。

#初遇
入梅的江南整个笼罩在湿漉漉的潮气中,三四月的暮春之际,细雨连绵,雾水如烟,从廊前到檐下,到处都弥漫着水汽。

又是一日雨天。

悠然站在廊下,抬眼看向淅沥沥的春雨,撑起那把竹骨制成的油纸伞,不紧不慢的走近雨中。

走过曲曲绕绕的古镇老街, 踏上飘逸古朴的青石砖桥,悠然看到桥对面走来一位男子。面容被雨丝遮挡,看的不甚清楚,步伐却是矫健,不消片刻,悠然与他便是擦身而过。

清冽的竹香环绕周遭,淡雅的味道沁入心肺,令悠然有一瞬间晃了神,恰时风起,她手中的油纸伞一时没拿稳,随风转旋腾空。

“啊......我的伞——” 悠然惊呼出声,在下一刻看到男子轻功起跃,伸手轻巧抓住伞柄,回身落地。

“江南的雨景虽美,但湿潮过重,容易侵入肌骨,姑娘切莫淋雨,受了凉可不好。”男子撑伞为悠然遮雨,瘦削的身影屹立在风雨中,以古桥老街为背景,格外令人心安。

悠然拜身道谢,却见水珠顺着男子鬓发滑落,猛然念及眼前的人从一开始便没有撑伞,是一路淋雨走来,此时稍作打量便见肩上衣袍均以沾湿。

“公子为何不撑伞?”

“故乡难见一场雨,故而看见这江南柔雨,一时有些忘情。”

“公子方才还在为我着想,此刻怎不顾自己身子,”悠然偏首沉吟,似是做出决定“若公子不嫌,可愿与我一同归家,喝碗热姜茶,也好去去湿。”

话音刚落,便听一声轻笑入耳,“好啊,那就麻烦姑娘了。” 低沉的男音带着软绵笑意,萦萦缠绕心间,如猫儿爪挠,密密麻麻的酥痒蔓延,悠然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红。

两人共撑一把伞,慢慢走进接天雨幕中,身影逐渐隐去,风中传来低浅的声音,他二人一问一答,默契有然。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悠然。”

“露浓花气清,悠然心独喜。正与此刻应景。”

“在下许墨,幸识悠然姑娘。”

#相识
在闲谈中,悠然得知许墨是为寻一味药材才走访名山大川,只是去的地方虽多,想要的却始终得不到。

“公子别灰心,兴许在这就会有收获的。”悠然端上刚煮好的姜茶,将碗放到桌子上,心中很是为许墨着急,语气带上些焦虑的去安慰他。

当时许墨背靠窗柩,散漫的瞧着外面滴答的雨点,听到这真切示意的安慰,视线收回,墨眸凝视眼前娇小可人的小姑娘。从第一眼看到她,那周身的明媚便足以让他停驻。瞧了好一会,直到悠然忍不住在他跟前伸手挥挥,许墨才恍若回过神一般,唇瓣上扬,带着明显笑意回答她:“是有些收获。”

后来许墨便以找到些端貌为由,在悠然这里住下,两人虽住同一屋檐下,倒是不同房间。平日悠然要去绣房谋生,许墨便自己在镇上转转,时不时拜访周围邻居和德高望重的老一辈,不暇几日,镇上便有传言绣娘悠然多了个风度翩翩的如意郎君。

“许墨!”悠然一进屋便气急败坏的喊人。许墨从厨房转出来,饭菜的香味跟随他扑面而出,让这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染上鲜活气,许墨带了些温和的笑意问她“怎么了这是,这么气呼呼的。”

“你......你怎么.......”女儿家终归有些害羞,邀请陌生男子着家已是不妥,现在又被街坊邻居那么打趣,实在是......悠然感觉堵的慌,偏生心头又泛起一丝甜蜜,这一切来的太快,让她觉得太不真实。

“我怎么了?”许墨看见她娇羞的模样,已将事情猜的七七八八,此时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故意与她逗趣。
“你还好意思问!”看着捣乱的家伙还一脸无辜,悠然真是说不出口骂不出声,只得愤愤的瞪他。想起隔壁王婆婆的暧昧不明的打探,羞死人了。

瞧着小姑娘确实生气了,许墨终是端正了态度:“既然众人都说,悠然,你愿意将这谣言坐实吗?”

“我.......”

许墨欺身走上前,高大的人影将小姑娘完完全全的笼罩身下,他伸出手揽住那纤细的腰身,终是抱住了她。这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出格的失礼。

你的回眸,超越了我此生阅过的所有风景。

【恋与制作人/全员篇】关于在外他对你的称呼



Ver. 李泽言


酒宴上觥筹交错,人语晏然。

你盛妆华裙出场,一下子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这是你与李泽言订婚后第一次与他同台出现,外界不断有质疑你们关系的声音。

你笑容得体大方,面对众人或祝福或打探都应对自如,只是挽着李泽言胳膊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然后你听到了李泽言对外商总裁介绍你的话。

李泽言:She is my wife who I want to spend all my life with.(这是我的夫人,是我要与之共度一生的人)

                         ——《总裁我英文有一丢丢不好,你说的是我理解的吗?》 《明明在家喊我小娇妻的》《╭(╯^╰)╮》




Ver. 许墨


经历一番事后,你的事业如日中天,和许墨的感情也步步升温。

在一次浪漫的烟花会中,许墨跟你求了婚。

你同意了。

你们去领了证,但没有大张旗鼓的公之于众。

你觉得婚姻是两个人的事, 好巧,许墨也这么觉得。

有一天,他们系里聚会。夜深了,你怕他受凉,去给他送大衣。

等到他们一行人出来,有眼尖的认出了你,打趣着这位年轻的大学教授,“教授,你女朋友来接你了。”

“不,” 许墨轻轻摇摇头,纠正他的错误,“她是我爱人。”

                        ——《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好吗!》 《果然我先生的情话无论听多少遍都没有抵抗力》《(ฅ>ω<*ฅ)》




Ver.周棋洛


《著名巨星周棋洛演唱会当中告白!其深情哭瞎一众女友粉》《周棋洛有女友已被证实,真相竟然是这样》《不顾新专辑销量,周棋洛演唱会当场宣布脱单》......

铺天盖地的小道消息一夜之间传遍整个恋语市,在你措手不及的时候,就有人已经人肉出你的全部消息,堵在你公司门口恶意的诋毁你。

沈远跟你打电话叫你注意安全,近期最好不要出门,然后絮絮叨叨的数落周棋洛怎么这么冲动。

电话的最后,你好像听到周棋洛在小声嘟囔“我喜欢的人为什么要藏着掖着。”

你哑然失笑。

后来,在发布会上,记者尖锐的提问周棋洛是不是为了下一部电影在恶意炒作,用绯闻女友来提高知名度。

你看着电视机里的他,金色的头发在聚镁灯格外耀眼,周棋洛一改往日活泼阳光的笑容,毫不在意的扯了一下嘴角,嘲弄的看着提问人,那一刻的形象与记忆中模糊的银发重合。

周棋洛:“她不是什么绯闻女友,她是我的Perseis”

                        ——《呜呜呜小天使你帅惨了》 《你也是我的超级英雄》《(☆_☆)》




Ver. 白起


白起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你总是约不到他。

看着挂历上的日期一天天的接近,你不免有些失落。

再有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这是你们确定关系后你过得第一个生日。

哪怕平时他忙一点,你也不是什么矫情的姑娘,但就是这一个生日,你很希望很希望和他一起过。

过一个有他陪着,不孤单的生日。

生日当天,你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却接来了他长官的通知:“特遣B–7受伤就医,希望你去探望。”

这个时候你那还管什么生日不生日,一心只希望他平安。

万幸老天听到了你的祈求,手术很成功,术后恢复也很顺利。

那天,阳光明媚,医院种植的银杏树随风飒飒落下泛黄的叶子。你和白起正走在庭院里看风景,这时韩野远远的跑过来就喊:“老大!”然后又冲着你问声好“老板你也在啊。”

白起蹙起眉,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韩野被弄得莫名其妙,但在看到白起眼神不住往你这瞟时,韩野立马反应过来:“那起子哥,我就不打扰你跟嫂子了,慢聊不用送——” 像一阵风,刺溜一下来又刺溜一下没影了。

留着你在原地,忍不住偷笑。

这时,白起郑而其重的单膝跪在你面前,宽大的白色病号服穿在他身上,不比往常严谨肃然,却格外给人一种真实感。

这个男人不是神,他也会受伤,也会在求婚时脸红、不知所措。

白起:“我想,我可以娶你为妻吗?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银杏叶是你给我的信物》《也是我对你的心意》

【恋与制作人/许墨单人视角】坠落

#架空时间线,疑似深陷

暮夜深沉,清冷的月光张牙舞爪的霸占整片天空,吞噬着黯淡弱小的繁星。

许墨只身站在落地窗前,刚刚参加完聚会的穿着还没换下来,裁剪有致的定制西装妥帖的衬出颀长的身形。

没有任何的依靠物,他仅仅是站在那里,就从背影就觉得这是一个孤独的人,但许墨从不这么认为。

他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另一只伸出三指托住高脚玻璃杯,漫不经心的摇晃它,杯里的液体顺着力道来晃荡去。他的视线自高空俯望地面,入眼皆是化不开的浓墨。

弱肉强食从来不只属于丛林,它是万事万物默认的法则。

从满天的星空里,他想到了之前和她去看烟花的场景。小姑娘絮絮叨叨的说着那些华丽的烟花,还时不时加上由衷的赞叹:“真的好美啊”。

许墨看不到她口中的色彩,没有办法感同身受,但这并不会困扰到他。当时,许墨站在她的身侧,浅笑看着雀跃的小姑娘,一如往昔的欣赏他眼中的色彩,然后回应道:“确实很美。”

回忆在此刻戛然而止,手指紧紧的捏着玻璃杯的柄把。许墨不断暗示自己,世界怎样其实很无所谓,黑白亦或是彩色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命令你,不许再想她了。

他想通过这样的暗示,企图建立起坚硬的璧牢来阻止自己再失控下去。但每一次,每一次都会在遇见她的时候分崩瓦解。

贪恋与她的那一点温存,品尝与她相处的每分每秒,在午夜无眠的时候反复回嚼那些记忆,食髓知味,无法自拔。

呼吸渐渐浑浊,许墨眼前的景物骤然一花,紧随其后的是脑中嗡鸣阵阵,身体背后的冷汗涔涔冒出。

随着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响,漂亮的高脚杯被毫不留情的砸摔在地。下一刻,那只劲明修长的手指死死扒住桌沿,节骨泛白。许墨依靠这点助力,勉强的支撑身体不要狼狈倒下,而另一只手则握出拳头,抵在胸口,掌心不断揉卷那一点可怜的衣料,试图缓解那无法抗拒的剧痛。

整个人如同脱了水的鱼, 呼吸也变得艰难,重重的喘息再呼出,肺叶艰难的收缩以从稀薄的空气中获取那少的可怜的氧气。身体的每个器官都在叫嚣着要休息要调养,大脑却不容置喙的反驳了一切合理的要求。

短暂的分秒时间在痛苦的抵抗中放大数倍,许墨心中自然明白不过才过去几分钟,但感官上依旧像有了亿万年的长久,难以忍受。

当痛感退散的那刻,浑身像无骨一样软绵,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这张平时并不显眼的电脑桌上。许墨跌跌撞撞的走回卧室,在触碰到床沿的一瞬间,身体一卸力,终于仰躺倒下。

大口喘息几下缓解肺叶的压迫感,许墨抬手撩上被汗水濡湿的额发 ,想闭目休息会,头却不自主的偏向床柜。

原本干干净净无一物的柜面,在烟花节后突兀的冒出一个照片架,女孩的笑颜仿若救世神明一样,像早阳越过山头,一扫黎明之前的黑沉,透亮了心底最不愿让人碰及的昏暗。

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

【恋与制作人/全员向】丧尸副本

Ver.李泽言

大把大把的丧尸嗷嗷的扑过来

李泽言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站在你身后

递一把斧头叫你上

然后把时间停止了

李泽言:给你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

                     ——《可是言言我还是会害怕的啊嘤嘤嘤》


Ver.许墨

许墨牵着你的手

走在充满腐尸残骸的断壁街道上

仿佛和以前城市漫步一样

然后斜对面突然冲出一只丧尸

许墨轻轻一笑

你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丧尸若无其事的从你身边擦过

许墨:没事了,现在它把我们当同类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妨碍我花痴教授你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啊》



Ver.周棋洛

只见周棋洛摸摸你的头,满面笑容的对你说

“别怕,薯片小姐,我一定会保护你。”

但是下一刻,数以万计的丧尸跟潮水一样向你们涌来

                    ——《我知道洛洛你一定会保护我》《前提是你能不能收收那个死亡flag一样的绝对吸引力啊喂!》



Ver.白起

灾难降临前,白起就已经准备好容身处和所需物资

你每天只需要等他执行任务回来就行

坐在窗子边

虽然很无聊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你的不对劲

然后对你说“想出去逛逛吗”

                    ——《我只是想出去溜达一圈而不是观看4D效果真实版的行尸走肉啊!》 《虽然飞在空中很爽。。。》